imToken官网钱包

以其安全好用的数字钱包服务app,是目前全球最受欢迎的数字货币管理平台,imtoken官网app功能强大、快捷方便,支持超过3万多种通用数字货币,目前imtoken用户单日稳步增长超过10万+。早日下载,早日实现财务自由。

《imtoken转币安》15省人口负增长,哪些省份依然“能生”|广东省|河南省|山东省

【imtoken丢失】

在当前整体人口出生率下滑背景下,那些依然“能生”、人口发展形势相对较好的地区,到底有何特征呢?

《《imtoken转币安》15省人口负增长,哪些省份依然“能生”|广东省|河南省|山东省》▲7月13日,广州市一足球场,孩子们快乐运动过暑假。图/新华社

近期,关于我国人口发展形势,有两个消息值得关注。

一是,日前,《求是》杂志刊登署名为“中共国家卫生健康委党组”的文章指出,随着长期累积的人口负增长势能进一步释放,总人口增速明显放缓,“十四五”期间我国将进入负增长阶段。

这是官方口径,第一次宣布我国总人口将负增长。

二是,近段时间,全国有29省份陆续公开了2021年出生人口数据。

其中,有14个省为人口正增长地区,15个省为人口负增长地区。

结合这些省份的人口数据,我们可以更具象地了解当前我国人口发展形势的真实情况。

━━━━━

哪些省份出生人口最多

从出生人口规模来看,2021年,出生人口最多的十大省份为:广东、河南、山东、四川、河北、安徽、广西、江苏、湖南、贵州。

其中,出生人口百万大省仅有广东一个;其余,河南、山东、四川、河北、安徽,这五省的出生人口也超过了50万。

从地域分布看,这十大人口出生大省中,仅广东、山东、江苏,算是东部经济强省。其余绝大多数都是中西部经济相对较弱地区。

当然,这些省份出生人口规模大,主要还是因为人口基数大。比如,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,这些省份中,仅广西、贵州两省不是位列常住人口前十。

不过,即便都是人口出生大省,其内部的人口出生变化情况也有很大区别。

比如,湖南、河北、河南、安徽2021年的出生人口较2017年已经下降了40%以上。降幅最高的山东,更是达到了57%。出生人口从2017年的174万降到了2021年的75万。也就是说,短短五年时间,山东的出生人口就减少了一半多。

事实上,作为出生人口第一大省的广东,也出现了明显的“生不动”迹象。2017年,广东出生人口为151万,但到2021年,也跌落至118万,足足减少了30万以上。

不出意外,用不了多久,我国年出生人口超百万的省份,可能就会彻底消失。

《《imtoken转币安》15省人口负增长,哪些省份依然“能生”|广东省|河南省|山东省》▲8月3日,广西南宁市中山路美食街,年轻人逛夜市、吃夜宵、喝冷饮,催热当地“夜经济”。图/新华社

━━━━━

出生率只是决定因素之一

当然,出生人口规模,只是一个地方常住人口增长的一个方面。同样是人口出生大省,但常住人口变化情况可能有天壤之别。

典型如广东和河南。2021年,广东和河南出生人口位居全国一、二位,前者出生了118万人,后者为79.3万。

同期,广东常住人口增加了60万,河南则减少了近60万,抛开死亡率差距,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,广东收获了大量的外来人口,而河南则是人口流出大省。

因此,即便是在同等的出生率条件下,不同省份的人口发展情势也会有很大区别。像广东、浙江等人口净流入大省,它们的人口压力相对要小得多,而像河南、湖南等人口净流出大省,应对人口出生率危机则要复杂得多。

另外,还要指出的一点是,越是人口净流入大省,它的出生率也往往更高。如广东2021年的人口出生率接近10‰,在全国仅低于少数几个省份,这里面就与其人口净流入量大相关。

因为,人口跨省流动,主要以年轻人为主,而这个群体又往往是适龄生育人口。因此,他们不仅本身带来了常住人口增量,更带来了“下一代”,对稳住一个地方的人口出生率能够发挥一定的托底作用。

与此对应的是,人口净流出大省,由于年轻人外流,则失去了更多的适龄生育人口,人口出生率也面临更大的压力。

当然,就现实来看,我们发现浙江、江苏等人口净流入大省,它们的人口出生率也并不高。这其实主要是因为,它们自身的老龄化程度和城镇化水平较高,从而部分抵消了外来人口对于出生率的贡献。

也就是,这些省份老龄化程度高、生育适龄人口少导致了人口结构的老化。若没有外来人口的贡献,实际生育率将更低。举例来看,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,广东60岁以上人口占比仅有12.35%,而浙江和江苏分别达到了18.70%和21.84%。这背后的差距很明显。因此,同样是沿海发达省份,但出生率也会因为老龄化程度的差别而出现较大差异。

━━━━━

各省出生率差异有多大

从上述信息,我们可以总结各地人口发展的一个基本面情况。

一是,人口出生率的下降,或者说出生人口的减少,是全局性的,而并不只是个别地方的情况。典型如广东、河南、山东等这些人口大省,同时也被称为“最敢生”的省份,它们的人口出生率和人口出生规模,也均在不同程度下滑。

这与“‘十四五’期间我国将进入人口负增长阶段”的结论,形成一种呼应。

二是,尽管整体人口出生规模都处于下滑状态,但不同省份的差距还是挺大。比如,西藏、贵州、宁夏、青海四地的人口出生率依然维持在10‰以上,贵州更是超过12‰。

但辽宁、吉林、上海、黑龙江,2021年人口出生率已经跌至5‰以下,甚至,黑龙江已经不足4‰。

并且,需要特别注意的是,在人口出生率垫底的四省市中,东北地区三个省份全部入列,它们同时也均是常住人口负增长省份。

2021年,东三省常住人口共计减少了接近100万。一个更值得注意的信号是,哈尔滨成为全国首个人口负增长省会城市,并且在2021年跌出了人口千万城市阵营。自此,东北地区已经再无人口千万城市。

一般而言,省会城市作为全省的经济中心,至少可以吸引省内其他地区的人口,从而确保城市人口的“稳增长”。哈尔滨这一“例外”提醒,不能低估极低生育率对于一个省份人口的整体影响程度。

《《imtoken转币安》15省人口负增长,哪些省份依然“能生”|广东省|河南省|山东省》▲7月14日,夏日夜晚,松花江哈尔滨段江畔景色优美,游人络绎不绝。图/新华社

━━━━━

这些省份为何依然“能生”

很多人关心,在当前整体人口出生率下滑背景下,那些依然“能生”、人口发展形势相对较好的地区,到底有何特征呢?

前面说过,以2021年为例,人口出生率保持在10‰的地区有西藏、贵州、宁夏、青海四地。如果再加上人口自然增长率相对较好的地方,其实还包括广东、广西(imToken钱包app)。

这些地方有几个明显的特征。其一,多数地方都属于少数民族聚居地。这些地方的计生政策一般比较宽松。因此生育观念相对开放,人口结构也比较利于生育。

其二,大部分都属于经济相对较弱地区,城镇化率较低,像西藏、贵州、广西等,城镇化率都低于全国平均水平,这意味着传统生育文化得以更多保留,“少子化”趋势相对不明显。

其三,广东省,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。一方面,它虽然属于沿海发达省份,但是内部发展并不那么均衡,像粤北、粤西这些经济不够发达的地区,依然保留了一定的传统生育观念,同时这些地区的宗族文化比较深厚,使得生育率的下降相对要缓和一些。

另一方面,前面也说过,广东是全国人口净流入第一省,大量年轻人口流入,也增加了广东的适龄生育人口基数。

不过,随着城镇化的推进,以及养育成本的增加,这些地方的出生率也在下降,只是相对没那么剧烈而已。

还要注意的是,像西藏、宁夏、青海这些高生育率的地区,本身人口基数不大,这使得它们的人口增长实际对全国的人口大盘影响不大。如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,从2010到2020年的十年时间里,“最能生”的西藏、青海、宁夏,常住人口也仅仅增长了不到200万人。

因此,要整体提升生育人口规模,保持适当人口增长,那些人口大省无疑扮演了更重要的角色。通过综合施策,挖掘它们的生育潜力,更值得重视。

点赞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