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Token官网钱包

以其安全好用的数字钱包服务app,是目前全球最受欢迎的数字货币管理平台,imtoken官网app功能强大、快捷方便,支持超过3万多种通用数字货币,目前imtoken用户单日稳步增长超过10万+。早日下载,早日实现财务自由。

《imtoken不支持btc》茅台“大手术”:放飞200亿习酒,另有阳谋|贵州茅台

【imtoken真假】

茅台完成习酒82%股权划转后,为习酒的上市之路扫清了障碍。但正在冲击“世界500强”目标的茅台集团,同时也不得不面对习酒“单飞”后,留下的200亿元业绩缺口。对此,茅台掌门人丁雄军挥起了“手术刀”。

撰文 /张可心

“70多年来,茅台现在酒库里存了几十万吨基酒。由于我们是上市公司,不方便透露具体数字。但如果按照现在的市场价值计算,几十万吨基酒相当于好多万亿(imToken钱包app)。”

8月2日的亚布力论坛天津峰会上,一贯以沉稳、务实形象示人的茅台集团董事长丁雄军,罕见高调“炫富”。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认为,丁雄军此举有推荐公司价值的含义在内,会对投资者和市场产生引导作用。但此举也迅速在社交平台引发了热议,甚至有声音认为,茅台集团“囤货居奇,故意制造饥饿营销,还能说的这么好听”。

就在丁雄军发言当日,贵州茅台公布了2022年半年报。根据这份财报,贵州茅台报告期内实现营收576亿元,同比增长17%,创下2019年上半年以来最高增速;同期完成净利润298亿元,同比增长21%,净利润增速重回20%以上。

然而,即便丁雄军卖力“自夸”,再叠加公司半年报的亮眼表现,8月3日的贵州茅台股价仅微涨0.27%,收盘价1885元,总市值为2.37万亿元。

自去年2月份起,贵州茅台股价一直紧紧牵动着数千万投资者的心。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,茅台股价如同坐上了过山车,历经暴跌、回涨——先是从每股2586.91元的高点跌落,一路大跌1000多元至1503.83元,之后慢慢爬升,围绕着2000元关口涨涨停停,如今已止步在2000元以下整整一个月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丁雄军这次突然“高调”喊话,无疑具有提振士气之意。尽管贵州茅台的半年业绩表现出彩,但丁雄军的“担忧”若隐若现。

有人认为,丁雄军是一名有想法、有手腕的掌门人。市场也早已敏锐地发觉,自2021年8月30日丁雄军走马上任后,茅台集团正在经历从未有过的大震动。

最显著之处就是不断对自身“动刀”。其中,为了进一步“清理门户”,为茅台发展贴牌酒长达30年的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技术开发公司(imToken钱包app),与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有限公司(imToken钱包app)合并,前者不再从事白酒业务;此外,茅台还挂牌转让了贴牌名酒“白金酒”与“天朝上品”的合资公司股权。而今年8月1日,茅台集团完成习酒公司82%股权的无偿划转,更是被看作丁雄军不得已向茅台集团挥动的最狠“手术刀”。

在这背后,茅台集团正在为一个宏大目标而努力,即要在“十四五”末尾实现2000亿元营收规模,成为贵州省内首家世界500强企业。但蹊跷的是,茅台集团对习酒公司的股权划转,相当于切掉了200亿元的营收规模。

茅台集团挥泪“割”习酒

8月1日,贵州茅台酒厂(imToken钱包app)习酒有限责任公司发生工商变更,原股东中国贵州茅台酒厂(imToken钱包app)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由100%变更为18%,新增贵州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为股东,持股82%。

在此之前,张德芹已经回归担任习酒的掌舵人,注册资本37.5亿元的习酒集团也正式成立。在完成这一套操作之后,习酒看来已解决了与贵州茅台“同业竞争”的难题,为未来上市之路扫清了障碍。

茅台集团能走出这一步,无疑是艰难的。

自2019年起,茅台集团就在每年的审计报告中隐去了习酒公司的收入数据。但在一份2021年茅台集团公司债券年度报告中,茅台集团却不得不公布了同期习酒公司的营收数据。因为这一年习酒公司总营收156亿元,已经成为千亿茅台集团中除贵州茅台之外,营业收入占比超过10%的第二大板块。

多年来,茅台集团的主要业务一直围绕着贵州茅台白酒制造、销售展开,而衍生业务的表现都不太好看。2017年,贵州茅台的营业收入曾贡献集团总营收的92%,而茅台集团主动公开的主要子公司如茅台建信基金、茅台机场、茅台葡萄酒业、茅台物流等,每家的年营收占比均不足集团总营收的0.5%。

习酒公司在2017年营收还不足30亿元。但它却成为茅台集团其他业务板块中的“例外”,从这一年开始业务逐步壮大,一路发展至2021年的156亿元营收规模,并在今年上半年完成了百亿元销售额。甚至有行业人士预测,习酒2022年营收突破200亿元“问题不大”。

习酒是近年来茅台集团最得意的作品。尽管营收规模与贵州茅台还相差900亿元量级,但多年来发展迅速,推动了千亿茅台集团保持双位数的业绩增速。2019年,茅台集团营收首次突破千亿元大关,但此后三年内,贵州茅台的复合增长率仅有7.2%;而习酒公司同期营收复合增长率高达25%。此后,习酒也成为带动茅台集团近三年平均营收增速的主要力量。

2021年9月,丁雄军执掌茅台集团后便提出,贵州省政府在“十四五”规划中对茅台集团作出了明确规划,其中最核心的目标即是力争将茅台集团打造成省内首家世界500强企业。而即使按照2021年《财富》世界500强排名最末的企业营收规模计算,2025年茅台集团营收至少需要达到2000亿元,才能实现目标。

而如今,这一规划才刚刚起步,茅台集团就因习酒宣布“独立”,被硬生生“挖”走了200亿元营收。茅台集团也再次成为只能依靠贵州茅台的“单脚走路”。

但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,习酒公司从茅台集团中脱离可以说是必然事件。早在张德芹第一次掌舵习酒时,就曾公开表示“习酒未来一定要上市”。过去的十余年间,习酒何时上市,也一直都是市场关注的焦点。

但习酒公司上市推进却并不顺利,其中最主要的障碍便是,由于同属于茅台集团旗下,业界一直存在习酒公司与贵州茅台之间是否存在同业竞争的争议。2019年10月,时任习酒公司董事长钟方达也曾公开表示,由于证监会相关规定,同一集团不能有两家上市公司,习酒上市计划终止。

由此,便注定了习酒只能选择“先剥离,后上市”这一条路。

“只是随着习酒发展越来越好,茅台集团多少还是会有些不舍。”有业内人士向《财经天下》周刊表示,“直到今年才正式宣布剥离,也是由于双方多年来迟迟难以定夺股权具体如何分配等问题。”

茅台集团旗下第二增长曲线习酒“单飞”,其留下的200亿元业绩缺口如何弥补,成为困扰丁雄军的一大难题。

茅台偷偷开启“二选一”?

200亿缺口当前,丁雄军高调“炫富”,声称茅台库存几十万吨基酒,价值好几万亿元。据某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评价称,“这大概率是丁雄军在割舍习酒之后的自我安慰,为了告诉市场,地主家余粮充足。”

日前,丁雄军罕见地高调“炫富”,宣传茅台的存货价值,引发了市场对于“茅台是否被低估”了讨论,也难免会被业界认为,茅台存在做大市值、提升业绩的需求。毕竟,习酒被剥离后,茅台集团要实现冲击“世界500强”的目标,也需要讲出新的故事。

而丁雄军为茅台集团剥离习酒公司一事也早已暗中布局。据业内人士也向《财经天下》周刊透露,习酒公司剥离茅台集团的风声自2021年下半年便传开了,“部分地区经销商在渠道端,甚至已经开始悄悄上演茅台与习酒‘二选一’的戏码”。

多年来,同在茅台集团羽翼下,习酒公司靠着“大哥”贵州茅台的帮助才得以发展壮大的声音,在业内不绝于耳。多位白酒从业人士也向《财经天下》周刊表示,“习酒无论在酿造和经营上都得到了贵州茅台的无私帮助。多年来,贵州茅台与习酒之间的捆绑销售更是蔚然成风,基本每个茅台经销商也都是习酒经销商。”

据一位白酒业内人士回忆,“习酒业绩起飞的2017年,也正是茅台集团决定‘帮扶’习酒的时候”,那一年习酒公司总经理还是张德芹,一次年会中,大家喝酒喝得正开心,张德芹突然走上台说要“闲聊一句”,然后就问台下的参会者们,“做习酒的经销商有多少,做茅台的经销商又有多少”。

而据他回忆,在台下经销商们对这两个问题举手之后,张德芹找到时任贵州茅台董事长袁仁国,抱怨做习酒的经销商有点少,在2010年掌管习酒公司之前,张德芹曾任袁仁国助理多年,“自此之后,贵州茅台经销商就开始帮着习酒出货了。”

白酒行业一直是“得渠道者得天下”。有了贵州茅台经销商的倾力相助,习酒公司的营收一路飞涨。

而如今,在业内人士看来,习酒单飞,茅台集团急需新的第二增长曲线,自然也就没有理由再继续“无私帮助”习酒成长,经销商们的“二选一”便如期而至。

不过,从种种迹象看来,这一招也让张德芹颇为紧张。2022年7月,张德芹重新执掌习酒,摆在他面前的首要问题便是,是否需要强制与过去的经销商体系切割。7月24日,张德芹带领习酒领导班子出访茅台集团,这也是张德芹回归后习酒外访企业的第一站,此举被外界普遍视为是张德芹在“拜码头”。

据公开信息,就在这场习酒“探亲”会上,张德芹郑重感恩茅台集团长期以来给予习酒的关心,在人力、物力方面给予习酒的帮助,以及茅台人对习酒人的培养。丁雄军也表示,将继续支持习酒坚持酱香酒工艺古法传承,支持习酒坚持质量第一和质量优先,支持习酒做强做优做大。

但对于茅台集团具体如何支持习酒做强、做优、做大,是否还会在市场和渠道上继续对其提供支持,不少业内人士表示持保守态度,“毕竟同属于贵州国资委,贵州茅台明面上不便过多干涉,但‘二选一’却也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情。”

《《imtoken不支持btc》茅台“大手术”:放飞200亿习酒,另有阳谋|贵州茅台》茅台习酒座谈会,图/贵州茅台公众号

保健酒能成为下一个习酒吗?

另一个重要的变化,来自茅台保健酒。

7月12日,茅台保健酒业公司茅台醇年代系列焕新上市发布会在茅台镇举办,丁雄军携茅台集团一众高管为其站台,还特意请来了茅台集团原董事长季克良助阵。巧合的是,这一天正好是茅台集团公布无偿划转习酒公司股份的日子。

在这时高调召开集团新品发布会,丁雄军也透露出了扶持“第二个习酒”的用心。

布局早已展开。今年4月,茅台技开公司与茅台保健酒公司合并,前者将不再负责白酒生产、销售的消息不胫而走。而此前一个月,茅台保健酒业旗下贵州茅台白金酒有限责任公司的40%股权挂牌转让。在5月,茅台技开公司又宣布转让旗下天朝上品酒业(imToken钱包app)有限公司51%股份。

茅台技开公司与茅台保健酒公司均为茅台集团全资子公司,旗下分别拥有茅台醇、贵州特曲,以及茅源酒、茅坛酒等多个品牌。过去多年,茅台技开公司和茅台保健酒公司被视为茅台集团“贴牌酒”生产的专业户。

白酒贴牌酒,一般指酒企通过品牌授权其他厂商代加工所生产的酒。据酒业分析师蔡学飞向《财经天下》周刊表示,对于酒企而言,“由于品牌授权后使用权归经销商所有,销售也归经销商负责,贴牌酒具有企业管理难度小、推广成本较低而毛利率较高等优势”。过去市面上出现的各类贴着“贵州茅台集团”logo的白酒,很多其实都是出自茅台技开公司或其他公司的贴牌酒。

“不可否认,贴牌酒也是中国酒类营销改革历程中的一个必然组成部分。在市场整体发育程度不够,企业处于快速扩张阶段时,通过大量品牌授权,企业可以快速利用经销商资源做大市场,提高主品牌的曝光度与形象价值。”蔡学飞说。

被茅台技开公司今年挂牌转让股权的天朝上品酒,被业内人士认为是曾将茅台品牌推广到全国的功臣,也是公司的创新性品牌。“酱香过去一直属于小品类,天朝上品首创了柔和酱香型白酒,推广到贵州省以外的区域;同时它还大胆摒弃了白酒传统经销商的批发代理模式,直接面向消费者,布局企业和大团购渠道。”前述业内人士称,“天朝上品最走俏时,销售额最高曾达到50亿元。”

但之后,天朝上品因为管理上的一些问题陷入“传销”争议。对此,茅台集团前董事长李保芳还曾约谈了茅台技开公司,要求全面整改。而白金酒对标五粮液与史玉柱合作推出“黄金酒”,主打保健功效,一度宣称产品中添加了18种中药成分等,最后却被曝涉嫌多起“虚假宣传”。

相比酒企自产酒,贴牌酒由于在品质上无法与其匹敌,往往在包装上大做文章。而包装名贵、价格虚高,也是贴牌酒一直被大众所诟病的关键问题。在蔡学飞看来,随着品牌知名度进一步提高,企业进入品质发展阶段,“贴牌酒大多存在的打着酒企旗号过度宣传、虚假宣传、低价销售等乱象,会对品牌带来巨大伤害”。

事实上,茅台集团内部从2017年就开始了品牌“瘦身”计划。彼时,茅台集团提出施行“双十”品牌战略,即要求每家子公司保留的品牌数不超过10个,每个品牌的条码数不超过10个。2018年,该战略又修改为“双五”规定,目标是将子公司品牌数缩减至5个左右,产品总数控制在50个以内。2019-2021年,茅台集团“瘦身”计划继续加码,直到2021年底前子公司全面完成停用集团logo工作。

为此,茅台集团也付出了惨痛代价,其中包括一年内茅台集团有13名高管落马,涉及茅台集团时任董事长袁仁国,以及总经理、副总经理等高管。

丁雄军上任后,茅台技开公司以及茅台保健酒公司合并,可以说是集团多年品牌“瘦身”行动后的又一次“根治”手术。茅台技开公司自此不再负责白酒生产、销售等相关业务,退出“贴牌酒”历史舞台。而随着最具争议的白金酒和天朝上品相继挂牌转让,茅台集团重新梳理茅台技开公司与茅台保健酒公司旗下产品,成立茅台新保健酒业。

新保健酒业旗下首个被拿出来的就是茅台醇,其次还包括茅台不老酒、茅坛酒、茅源酒等多款产品。对于新保健酒业的定位,茅台集团在茅台醇年代系列发布会上提出“茅台家族,集团出品”,茅台新保健酒业就此跨入新征程。

不过,茅台集团力推的保健酒能否成为“下一个习酒”,目前似乎还需要打上一个问号。前述业内人士表示,从茅台醇年代系列目前的市场定价就能看出来,“与习酒差的不是一星半点”。

最新上市的茅台醇年代系列主要分为茅台醇1992、茅台醇1998和茅台醇2008,定价在199-599元之间。在如今白酒行业持续布局高端的整体趋势下,茅台醇并不具备市场优势。

“不过这也情有可原。”前述业内人士表示,“过去习酒发展过程中,因同业竞争的争议曾引发不少投资者抗议,致使茅台集团不得不‘割肉’。如今茅台集团再发展新品牌,肯定也会吸取教训,尽量避免这些问题。”

但也由此,在其看来,处于重重顾虑之下,茅台醇想要获得如当初习酒一般的成功,只怕并不容易。丁雄军下一步,还将如何补上习酒200亿的“缺口”?


新浪财经公众号

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,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(imToken钱包app)

点赞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